清流县纪委监察局网站
首页 > 他山之石 > 正文
  杜绝百姓身边的“蝇贪”“蚁贪”,宁德有三招!
杜绝百姓身边的“蝇贪”“蚁贪”,宁德有三招!
文章来源:福建日报 点击数:4805 发布时间:2019-03-25 15:39:54

 福建日报APP—新福建 3月20日报道(福建日报记者 李向娟 通讯员 陈启西)有时侯发现问题并不是坏事,反而有利于问题更及时地解决。眼下,在一些乡村,因村务不公开、制度不健全等,导致了村级腐败频生的状况。近两年来,在宁德市组织开展巡察的1257个村中,涉及工程领域、民生领域的问题就达345个。如何杜绝百姓身边的“蝇贪”“蚁贪”,遏制微权力滥用问题?宁德市探索出一套村级组织权力运行监督机制,主要有三招。

  “阳光平台”,让村级项目“清”“快”“省”

  以往,政府投资小规模工程项目审批时间长,中间环节多,建设成本也高。“一个几十万元的小项目往往要折腾大半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开工。”不少项目经办人受访时感慨地说,“自从有了‘阳光平台’,相关材料齐全的话,小规模项目当场就可批复立项,大大提速了。”

  项目经办人提及的“阳光平台”便是周宁县推行的政府投资小规模建设工程“阳光平台”。

  2017年9月,宁德市以周宁县为试点,打造政府投资小规模建设工程“阳光平台”。“这个平台对投资在20万元以上400万元以下的政府投资小规模建设项目,实行全程网上申报,网上审核,网上公开邀标、摇号确认中标等,使项目全程‘晒’在阳光下。在已受理的政府投资小规模建设项目中,逾半数为村级及社区项目。”周宁县行政服务中心经办人王周赘说。

  原先,但凡施工单项合同估算价400万元以下的小规模建设项目大多采取邀请招标或非招标方式进行采购,业主单位对小规模建设项目的自由裁量权过大。一些业主单位采用“明招暗定”的方式进行邀标,为“暗箱操作”披上了“合法”外衣。

  如何杜绝“暗箱操作”、工程发包方式随意等状况?周宁县打造政府投资小规模建设工程“阳光平台”,摇号中标。让过去那些拉关系、找门子、打招呼的老套路,再也不管用了。同时,审批环节简化20多处,审批提速,费用还大为减少。

  “过去,项目审核找人不容易,有时一个审批环节就要跑好几趟。现在,所有环节在平台‘一键搞定’,还规定时限,少了麻烦,也省了费用。”周宁县狮城镇西坑新村(集中安置点)道路提升建设项目经办人肖宇枫说。

  “‘阳光平台’上继续保留必有的环节,如设计、财审、验收、审计等,我们纪委则依托平台实时在线监督、随时查看项目内容及办理情况,并在项目完成之后组织财政、审计等进行抽检。”周宁县纪委有关人士说。 “阳光平台”正式运行以来,至2019年3月18日,共受理政府投资小规模项目333个,涉及资金2.64亿元,其中村级项目(含社区)175个,涉及资金1.04亿元,没有出现一例违规操作和信访举报问题。

  村账乡管,“糊涂账”变为“明白账”

  “一场乱弹戏的花费共8.93万元,由买方个人代开,附件不够规范,即便村委会主任同意支出,也不能入账。”2018年1月,屏南县寿山乡寿山村出纳苏维有将发票拿到寿山乡会代中心入账时,遭到了拒绝。

  “经查实后,我们责令其15天内整改到位,开出规范正式发票,并批评教育相关人员。”时任寿山乡纪委书记陆泽武说。

  像寿山村这样的“糊涂账”实例还有不少。如寿宁县含溪村党支部原书记、村委会原主任,利用职务之便将村委资金110万元违规借给他人使用;古田县凤埔乡官亭村陈初金、吴光雄在担任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扶贫工程项目建设使用白条入账24万元,现金支付50万元……如何杜绝此类“糊涂账”?宁德市率先在屏南县寿山乡探索了“村账乡管”的新路子。

  村账乡管模式,盯紧了村级报账员、村主干、村文书、代理会计这四个主体,重构了党员大会、村民代表大会、村务监督委员会三种监督力量。寿山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李梁说:“村账乡管,主要是‘四个管’,管住现金出账、白条入账、报账时间以及账目,从而堵住村级财务管理的漏洞。”

  “现在,实行开支、审核、审批、报销‘四支笔’程序,规范了账、表、册、据,特别是对‘白条’入账和现金出账,进一步明确了范围、标准和要求。“这样的四道程序,使得多年的‘糊涂账’终于变成了‘明白账’!”寿山乡会代中心负责人石彦雪说。

  如今,屏南县的各乡镇成立村账乡管工作领导小组以及乡镇会计代理服务中心,配备专职代理会计,实行分村建账、乡管村用、报账结算,让财务不混乱、“糊涂账”不再有。

  “互联网+村务”,百姓在线来监督

  “我们村背山溪综合治理工程,福建隆晟集团有限公司以44.75万元中标了;岐头鼻(金源南路)主干道修造完工……”

  在蕉城区城南镇蚶岐村微信群里,每天都会“跳出”村里的大小事务。“这村里的建设项目,都有实时播报,这个村账不仅看得清,还算得明。”村民张慈春感慨地说。

  原来,2017年3月,宁德市率先在蕉城区试点“互联网+”实时监督模式,以此规范乡村“微权力”运行。蚶岐村微信群便是成功例子。

  如今,乡村的青壮年都出去了,村里只剩下老人、小孩。传统村务贴在公告栏上,“看得到的没能力管,有能力管的不在家”。由于传统的村务公开不及时,村民对村务也不了解,时常会有疑虑与误会,有的不了解村内工程招标情况下,还会散布过激言论。

  “以前外出打工,村里的事务大都不知情。如今,实时公开村务,老人们担心的村干部‘吃钱’疑虑自然化解了。”蚶岐村外出务工人员陈成禄感慨地说,“村务微信群办事也方便,特别是缴纳农村养老保险,以前都是自己千里迢迢跑回缴、托人缴,生怕别人忘记办了,现在群里一通知,微信红包一转,分分秒秒的事。”

  蕉城区城南、赤溪两个试点乡镇,正是透过村级微信群,公开村级事务信息2975条,公布政策指南48条,关注人数14840人。之后,升级版的村务微信群,“县(市、区)——镇(乡)——村”三级联动的APP也正在上线,实现村级权力运行可管、可控、可发布。

  如今,政府投资小规模工程项目在阳光下运行、推行村账乡管、在线监督村级权力,这“三项试点”工作自2018年9月起在宁德9个县(市、区)全面推开,从工作机制上入手,从源头上遏制腐败、标本兼治,把全面从严治党覆盖到“最后一公里“。  

  上一条:福建省纪委通报三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
  下一条:暂时没有内容